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供销联社原主任挪用公款千万元 成立公司洗白…

“我到海南省供銷聯社工作以後,手中的權力更大瞭,感覺比以前更受人尊敬瞭,與我來往的人更多瞭。”案發後,簡純林說。

“服刑後,深刻剖析自己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就是忘記瞭黨性原則,沒能經受住權力和金錢的考驗,是貪欲使自己走到今天這一步,教訓深刻。面對鐵窗牢房,真是苦不堪言,企盼好好接受改造,早日重獲新生……”日前,因犯受賄罪、挪用公款罪被判刑的海南省供銷聯社原黨委書記、理事會主任簡純林在監獄裡寫下悔過書。一個具有在職研究生學歷的副廳級官員,在權力關、金錢關面前接連敗下陣來,最終用金錢鑄成的手銬將自己送進高墻電網的牢獄之中。

此案經海南省檢察院第二分院偵結並向法院提起公訴,法院經開庭審理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簡純林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並處罰金160萬元;犯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四年,並處罰金160萬元。簡純林退繳的441萬元上繳國庫,未退餘款繼續追繳。

一審宣判後,簡純林不服,提起上訴,後撤回上訴。

拼搏多年

春風得意當場長

簡純林是海南儋州人,18歲便到海南農墾西聯農場工作。他天資聰穎,奮發進取,很快博得農場領導的器重。從農場管理員、分場副主任、木材廠廠長、農場副場長、場長,歷經16年打拼,34歲升為處級幹部。

組織上對簡純林寄予厚望,然而,他卻得意忘形,開始受賄。

“自從當上瞭西聯農場場長,成為一把手後,就有許多社會上的人向我靠攏,特別是一些工程老板,他們通過各種關系結識我。在那種復雜的條件下,我理應頭腦清醒,可我卻昏昏然,留有空子給別人鉆,與他們稱兄道弟。在他們面前,我不講原則講感情,逐步導致自己對黨紀國法全然不顧,最終走上瞭歧途。”案發後,簡純林的悔過書這樣寫道。

1993年12月,工程老板李某聽說西聯農場有房改項目工程,通過關系找到簡純林,直言不諱地說:“我公司實力強,想承攬西聯農場的房改房項目,還望簡場長給予幫忙。”“工程給哪傢公司都是幹,關鍵是要懂做人,才有工程做。”“放心,我不但懂做人,還會做事。”這一問一答,彼此心照不宣。

為確保李某的公司拿到工程,簡純林特意讓農場負責基建的人在招投標中關照對方。後來,李某順利中標瞭工程。為瞭感謝簡某的幫助和支持,1993年至1996年間,他在每年春節、中秋節前,到西聯農場簡純林的傢中先後八次共送給簡純林40萬元。

1995年4月,西聯農場職工房改項目工程啟動,工程老板符某找到簡純林,將自己願做農場職工房改房項目的想法和盤托出。簡純林聽後表示同意,並強調說,一要保證工程質量,二要保證按時完工。在簡純林的關照下,符老板拿到工程並很快開始瞭施工。為瞭感謝簡純林的幫助,符某先後三次送給簡純林10萬元。

心照不宣

玩權弄術發橫財

1999年12月,簡純林被提升為昌江縣委書記,官至副廳級。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到昌江縣當縣委書記後,追隨者更是蜂擁而來。“權力很具誘惑力。社會各個階層的人各有各的追求,而我沒有把握住自己,被暗地裡追求利益的人利用,在受賄的泥潭中越陷越深。”簡純林的悔過書中這樣寫道。

2003年,昌江縣人民醫院招商引資,與投資商陳揚生簽訂協議建設住院大樓,當時醫院的吳院長向縣委縣政府匯報後,還單獨向時任縣委書記的簡純林匯報過,簡純林很支持醫院與陳揚生合作建住院大樓。

殊不知,早在簽訂協議建設住院大樓之前,陳揚生已經找簡純林疏通好瞭關系,拿到瞭住院大樓項目。

案發後,陳揚生證實,為瞭和簡純林搞好關系,並感謝簡純林幫其承攬到昌江縣人民醫院住院大樓項目,2002年至2005年每年春節前,先後四次送給簡純林20萬元。到瞭2010年,簡純林任海南省供銷聯社黨委書記、理事會主任後,為承租到省供銷聯社下屬企業海南省日用雜品公司所有的海口市金墾路3號碧湖傢園3號樓,又送給簡純林8萬元。後來,在簡純林的幫助下,陳揚生所在的海南匯江實業有限公司以年租180萬元的價格,承租到碧湖傢園3號樓,並以此開設瞭兆煌湖景酒店。

2002年至2004年,簡純林利用擔任昌江縣委書記的職務便利,接受老朋友陸某的請托,為陸的公司承攬昌江縣委招待所、昌江縣內環路工程、昌江縣行政機關辦公樓等工程提供幫助。簡純林先後三次收受瞭陸某給予的錢款,共計40萬元。

2010年至2014年,簡純林利用擔任省供銷聯社理事會主任、海南省農業生產資料有限公司董事長的職務便利,接受陸某的請托,為陸的多傢公司向省農資公司、海南省供銷集團有限公司借款提供幫助。為瞭感謝簡純林,陸某先後給簡純林送瞭280萬元。

【1】【2】
(責編:蔣琪、曹昆)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