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明星限酬效果明显,普遍片酬打折力度过半

明星限酬效果明顯

北京時間一月十四日消息。去年一整年總體來說,是稅務的一個大年,影視行業演員天價片酬事件曝光之後,該行業背後的亂象被一一曝光,稅務總局不會對這種現象坐視不管,從2018年十月份開始著手整治,手段雷厲風行。

廣電總局11月接著倡導明星“限酬”。時間已過數月,2019新年伊始,影視行業變化幾何?

小娛走訪發現,“稅前”合同已成為行業共識,明星“限酬”效果頗為明顯。多位行業資深人士告訴娛樂資本論:“真的降瞭,明星片酬打3到5折,很普遍。”

有消息稱,準一線青年演員,普遍折價一半以上,以2000萬到3000萬成交者居多,有人甚至降瞭8成,1000萬成交;而大明星普遍低調,少有接戲,業內人士透露其市場上限為7000萬左右,片酬過億的時代已然終結。

業內某資深人士對未來持續看空:“片酬能到3000萬,已經很不錯瞭,市場每周都在變,在限薪令和稅務兩道關卡之外,三大視頻平臺日益收縮的預算,成為市場上更大的不確定因素。”

“再往後推一個月,1000萬的戲,明星們都得來搶。”這位資深人士認為,現在大傢還能談談片酬,再過段時間,明星們討論的,將是“無戲可拍”。與日益明朗的明星片酬相比,影視行業工作人員的稅負問題,依然在博弈當中。

獨立制片人秦小木表示:“以前通過工作室,幾個點稅率,現在最高要30%多,很多編劇、導演、監制等,收入都符合最高檔。值得欣慰的是,經過談判,片方往往會願意承擔一部分稅點。”

“大合同暫緩簽約,大傢一直尋找其他可避稅通道。”一位影視公司財務總監對娛樂資本論透露,天津、廈門等地近幾日傳來的核定稅率消息,一度讓圈裡人振奮不已,但娛樂資本論發現,相關稅率文章已被刪除,此前的政策傳聞能否真正落地還有待觀察。

秦小木做瞭4年制片,創建瞭多個滿員的影視交流群,消息四通八達。此前,廣電總局2018年11月發出“限酬”通知,規定明星片酬40%和70%的比例,即主演片酬占比不得超項目總預算的28%。隨後,三大視頻網站聯合正午陽光等6傢影視公司公開聲明,演員總片酬不得超5000萬。

不過秦小木從一位近期頻繁出入總局的制片主任處打聽到,演員片酬不是5000萬封頂,而是超過3000萬,就很危險,很容易被抽查。對此娛樂資本論致電廣電總局電視劇司辦公室核實,對方回應“未聽說,一切看公告。”

雖然沒有明文,但秦小木最近觀察的明星成交價幾乎沒有超過3000萬的,均為準一線青年演員。秦小木描述這一類演員為——有過大火作品,但不是男一女一,也單獨挑過大梁,屬於大傢都知道的,但根基並不穩,遇到合適的作品就能穩升一線。

“這類準一線演員都喜歡報6000萬、8000萬的數字,以前可以談,談到4000萬就不肯降瞭,現在普遍成交價為2000、3000千萬,降一半,還都是稅前。”

另一位制片人告訴娛樂資本論,他獲得的情報也大概如此,如黃景瑜的《青春創世紀》,在限酬政策之前報價7000萬,政策之後,成交價為3000萬。當然還有降8成以上的,如報價6000萬的尹正,因十分喜歡《原生之罪》,自願降到1000萬。娛樂資本論分別以微博私信的方式,咨詢瞭黃景瑜和尹正的經紀公司關於演員片酬問題,截至發稿前,均未得到回復。

“還有,你有沒有發現楊穎、唐嫣、趙麗穎這些大明星,一點動靜都沒有。”秦小木認為現在不管是稅務總局還是廣電總局,盯上的就是這些S級別的明星。“限酬、稅務標準擺在那呢,當然我們片方也不敢隨意請,風險太大,肯定會被查。”

“天下苦明星久矣。”秦小木表示演員“限酬”對行業十分利好,可以倒逼行業將更多的錢用作制作層面,不再唯明星論,也給瞭眾多二三線演員出頭的機會。“總局限酬屬於倡導型意見,沒有法律強制效應,但就是給瞭全行業一個‘師出有名’,大傢合力一起壓價。”

當然更積極的是市場反饋。過去2年裡,很多大明星、大IP劇都撲瞭,秦小木告訴小娛,現在業內認可的是平臺購片協議。“比如你有沒有湖南衛視、江蘇衛視的購片協議,購片框架也行,有沒有播出平臺參投?現在片方卡的是回收渠道,而不是明星咖位瞭。”

另一位從業8年的制片人唐朝告訴娛樂資本論,總局雖然對明星限酬,但市場需求仍在。“不可能準一線明星3000萬成交,S級的大明星也這個價,這不合理,也沒人接受。”

明星限酬效果明顯

唐朝從去年至今經手瞭5個項目,最大一個的投資超5億,他向小娛確定地表示很多主演的片酬都超過瞭3000萬,合同上簽的是5000萬。“稅前5000萬,是根據總局精神和行業指導來定的,這個標準我們肯定滿足,不然也過不瞭審。”

雖然行業倡導將明星片酬限制在瞭5000萬,但唐朝仍然覺得S級演員的市場價不止這個價。“那些扛收視、票房的大演員,在現階段,我認為市場能給他們的上限是7000萬左右。”

唐朝告訴娛樂資本論,一個演員如果值7000萬,那麼一種處理方式為,給她5000萬的片酬,另外再給她的經紀公司2000萬的監制費。合同上的片酬屬於勞務報酬,稅率清楚,而監制費給到瞭經紀公司,明星最後怎麼能拿到,則十分考驗公司手段。

“最後就是用大量的衣食住行成本去抵消掉,1000、2000萬,對於經紀公司還是可以達到的,多瞭不行。所以我說市場給大明星的上限是7000萬左右。”唐朝解釋。此前有傳言稱,陳偉霆就在慈文主控的《風暴舞》中拿瞭1.6億的片酬,目前該片已經殺青。娛樂資本論就此事咨詢瞭慈文傳媒的一位中層,得到的回復為“謠言。”

“天價妖風總算能治瞭。”秦小木感慨,“以前那些大明星,動輒1億大幾的,我們哪敢想啊。現在你說我們拿著雞毛當令箭也好,反正5000萬,不能再多瞭。要是想請趙麗穎或者吳亦凡的,兩人加一起1個億,甚至我們可以給到1.2億再多一點,想想也沒那麼可怕瞭。”

片方隻願承擔6%的稅點,總局或卡“發行許可證”“明星從來不是什麼大問題,現在市場也不那麼吃他們,國傢讓我們打哪就打哪唄,跟著黨走沒錯。”秦小木話鋒一轉,跟小娛不斷強調——“稅改”才是對行業影響更加深遠的大事。“這個點你們行業媒體一定要卡準瞭!”

11月,稅務總局要求影視公司對稅務問題進行自查,隨後,秦小木身邊註冊瞭工作室的編劇和制片人朋友,幾乎無一例外前往稅務部門申報“補稅”,相比之下,通過公司,而不是工作室進行個人收支的秦小木“逃過一劫”。

“我們行業裡的知名導演、編劇、制片什麼,幾百萬的報酬很常見,以前通過工作室隻交幾個稅點,現在要補20%幾,變化巨大。”秦小木告訴娛樂資本論,這幾個月幾乎沒聽到大項目開機,小體量的網大網劇倒有不少,而大合同大傢都等著春節後觀望,到底怎麼簽約最好,稅率是多少,怎麼分配?

“現在是行業最迷茫的時候,明星的片酬有稅總看著、總局壓著,該交多少交多少,但具體到我們這些工作人員呢?畢竟我們不比明星賺錢那麼容易,很多還是人生第一桶金。”秦小木長籲短嘆,把影視稅務緩解的希望壓在瞭春節後。

“11月稅總說要查影視稅務的時候,很多熱錢走瞭,接著12月,國務院就發文說‘電影發行免增值稅’,鼓勵社會資本投文化產業。”秦小木會心一笑,“你懂的,國傢跟老百姓之間的關系很微妙,政策什麼的都是先放出來看看效果,後面有可能調整或者改進。”

寄托外界改變自然是下下策,日子還要過。秦小木近段時間咨詢瞭很多財務、稅務籌劃以及法務人員,想在合法合規情況下少繳稅,得出的結論為“公對公”打款一定比“公對私”打款劃算。以勞務報酬為例,按照新《個稅法》,個人收取勞務報酬扣除20%費用後,按3%-45%,7級稅率累進,最高為36%;而如果個人用工作室進行收款,按5%-35%,5級累進稅率,個稅最高為28%。

“工作室其實就是個人獨資企業,工作室賬戶可以由個人來操作。”秦小木現在對註冊工作室躍躍欲試,也在四處打聽稅收窪地。此外,她還有一個成熟的想法:不把錢從工作室賬戶上取出,這樣避免瞭極高的個稅,而自己一切的生活用度,都可以從工作室賬戶上走賬。“這樣一來,隻要付出3%(小規模)或6%(一般納稅人)的增值稅,及相關附加稅!”

秦小木介紹,理論上工作室仍然是避稅最好的方式,但由於前一段時間補稅的風聲實在太緊,現在5萬以上打款就會受到監控,所以對工作室的使用大傢持謹慎態度,現在業內人大多根據明星片酬的操作情況來進行參考。

“根據明星的情況,片方走賬,有公司的就先打公司賬上,談下來,片方一般願意承擔票面上6個點的增值稅點,至於公司要怎麼這筆錢取出來給藝人,那就是公司的事瞭。”

以明星為參考,秦小木認為業內工作人員談判最終會達成一個共識,就是“公對公”打款,片方願意承擔票面上的稅點(增值稅),乙方(藝人方)需要提供發票,流程為——見合同、見發票、再打款。至於公司賬上的錢怎麼取出來,則可以盡量用成本抵消。

“現在發票是整個行業裡最重要的事,稅前價、稅後價、誰去繳稅,一定要在合同寫的明明白白。甲方每打一筆錢,就一定要見到發票,所以一般願意承擔票面稅率。”

唐朝的見聞與秦小木大致相符,不過他告訴娛樂資本論,片酬市場仍然有監管不到的地方。“現在在影視行業,500萬-5000萬的合同,合同與實際相符,是什麼就是什麼;5000萬以上,會有1000、2000萬通過監制費的形式另外給公司;500萬以下的,多是一半合同一半現金。”

唐朝認為,不管怎麼操作,總局規定的40%和70%一定要滿足,而5000萬左右的片酬合同都會被總局抽查。最近制片群裡流傳出一條消息,其中就有“總局會在片方拿‘發行許可證’之前,要求看整體預算和所有演員賬戶的銀行賬單。”這條消息讓唐朝格外謹慎。“所以,預算、片酬一定要做好,不然可能意味著拿不到‘發行許可證’。”

事實上這條消息早在8月份總局發“限酬”令時傳出,至今沒有定論。娛樂資本論至此致電廣電總局電視劇司辦公室,得到的回復為“現在還處在研究階段,有幾個方案正在考慮,有可能是由行業協會來監管,也有可能行政管理,但我們目前還沒要求收材料。”

另外,一位匿名人士爆料,有制片人想簽下藝人又因為總局限酬,而不得不明面上做一份合同,私底下再跟藝人“打欠條”,最後甚至違約不給款。對此,唐朝和秦小木都認為十分不可信。“沒聽說過,現在是戲比人缺,不行可以換人,影視行業這個檔口,鬧呢?”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