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骂完一档追一档,男团综艺“变形记”

  《以团之名》《青春有你》接踵收官,《创造营2019》无缝衔接开启,“优爱腾”三大视频网站今年推出的男团综艺纷纷亮相。去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时的火爆已经不再,《青春有你》成团夜,《创造营2019》学员入营,但在热搜榜竟被48岁的闫妮美腿的光芒盖过。网上热闹讨论的是苏有朋喊话小虎队约饭,还有人亲切怀旧那是“我爸妈的偶像”。“资深偶像”回归舞台变成卖点,竟然抢了蓄势待发的年轻人风头。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楠

  洪欣现身为儿子加油,“妈妈粉”边吐槽边追

  有人说,与网络平台纷纷砸钱收割粉丝红利的热闹情形不匹配的是,进入2.0时代的男团选秀的热度不及从前。吃瓜群众逐渐散去,节目的忠实粉丝以吐槽等方式保持对节目的关注度,并以发表意见狂刷存在感。

  优酷《以团之名》最先收官,扬子晚报之前也参加了总决赛录制投票。时近4个月的训练和比赛,在3月28日播出的《以团之名》总决赛中,由周艺轩、洪暐哲、张镐濂、苏勋伦、阳兵卓、苟晨浩宇、宗赢及龚言脩组成的新风暴获得冠军成功出道,同时,赵品霖、杨桐、奶茶-商振博、AJ-赖煜哲、田书臣、王迪、陈顺、龙泓昊等在光束值排行榜中占据前8的选手组成人气团同步出道,并在此后确定人气团团名为Black ACE。

  记者也发现,有不少女粉丝翘班在录制现场蹲守了好几天,在门口为他们布置鲜花造声势。他们一面也在讨论节目有哪些不足,一面又特别在意之前粉丝探班自己没有拿到门票。她们跟现场为儿子张镐濂加油助威的女明星洪欣,似乎没有什么分别。

  当晚,排名第一的李汶翰C位出道,连同UNINE组合。不少网友认为,虽然李汶翰C位实至名归,但另一位同样可以竞争C位的施展仅排在第11名,人气颇高的连淮伟则正好被卡在第10名,实力不弱的姚弛也排在第12名,距离出道都一步之遥。事情诡异得让节目粉丝孙坚都忍不住发微博质疑,难道最终结果是“摇号”得出来的?并提议“10-12麻烦组个组合出道”。

  就算出道的阵营里也存在争议,被粉丝们称为“小太阳”的管栎被认为绝对有实力进前三,却仅排名第四。颜值实力俱佳的陈宥维被公布排名第八后,其经纪公司的代表人更是愤然离席表示抗议,并在随后官方吐槽说“游戏而已,开心就好”。

  追星日常拍成韩剧,粉丝文化成年轻人日常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粉丝文化研究学者朱丽丽教授说,“如果你不是粉丝的话,很难理解粉丝对偶像的感情可以深到怎样的程度。因为很爱他们,就像自己家里看着小孩子成长一样。所以很多粉丝会称自己为‘妈妈粉’、‘姐姐粉’。其次也是因为许多成年粉丝有足够的金钱、精力去影响未成年偶像的成长道路。”

  影视作品也开始聚焦当下粉丝文化。最近朴敏英最新韩剧《她的私生活》讲述了“疯狂迷妹”的生活日常,在韩国热度未起,却在中国登上热搜。剧中的女主工作能力卓越,是干练的美术馆策展人,但私下却沉迷追星。如朱丽丽说,“如果我们抛开一切的偏见,粉丝文化其实是现在中国青年或者全球青年最重要的日常文化经验之一。千万不要小看青年人,千万不要小看年轻的力量。今天的粉丝文化,有可能沉潜着明天的经典文化。”

  这种模式化的偶像选秀,确实有一种让观众边骂边追的魔力,刚骂完这档节目,转头又奔向下一档,追星少女成为热门选秀综艺吸引的对象。

  《变形记》大改造?限秀令下节目土味十足

  2018年《偶像练习生》带给国内娱乐圈的,不仅仅是偶像市场的崛起,还有一系列来自广电的限制令。“练习生”首次进入中国主流观众的视野时,五颜六色的发型,参差不齐的唱跳水平,就让接受不了韩流风格的网友吐槽不已。随后娱乐至死之下,粉丝经济泛滥,过度娱乐化导致限制令产生。选秀、偶像等都成为敏感词。而观众关于现在男明星太娘的一波吐槽,也深刻影响着选秀的审美风向,出现了对韩流选秀审美的反弹。

  来自韩国模式的选秀节目,努力找到本土化的点,与粉丝们产生更多共鸣。投向《创造营2019》的网友发现,这简直就是许多人经历过的上大学过集体生活的感觉。也有人调侃,这就是《变形记》改造!土黄色制服,军用大背包,以及军旅风及简陋风混搭的学员宿舍,节目开篇就“土”到了观众。在《偶像练习生》被称之为“土偶”之后,《创造营2019》成功继承“土创”称号。

  从换装到对话亲友团,来自经纪公司,特别是妈妈的加油打气,顿时让大家眼眶湿润。学员们要在规定时间里把行李中的必备品塞进专属训练包,导致画风突变。有人整包直接放进去,悠闲地坐下来;有人着急得忘记箱子密码,有人直接上嘴咬开袋子。因为胃不好带养生锅的少年惊呆了大家,琳琅满目的保健品行囊根本带不下,只好请隔壁好友“带货”。还有大声问谁要老干妈的,居然带了6瓶!接下来,99位小哥哥们进入训练营,竟然睡的是大通铺,首先如何套被套也是难死这些大小伙子。还要上交手机,让这些年轻人无聊到陷入发呆。

  三档节目出了300名男生,“追梦人”不够了?

  这些挑战“造星”新生活的追梦人,进入观众视野,仿佛就是颇具亲切感的邻家大男孩。所以,尽管记忆点不强,人们也质疑,接下来如何能产生新一代“蔡徐坤”、“杨超越”,但至少这个开头还是颇清新的。

  从《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到《创造营2019》,三大节目至少诞生了四个团体,至少有300名男生已经全部亮相。许多人都在担心,面对粉丝的庞大需求,各家公司的练习生不够了怎么办?从三大节目来看,“回锅肉”练习生少不了。比如《以团之名》的田书臣、赵品霖、何屹繁都曾同属SWIN男团;《以团之名》的周艺轩和《青春有你》的李汶翰则都来自UNIQ组合。《创造营2019》的选手里“回锅肉”更多,有人统计至少在20人以上,比如已经33岁的马雪阳来自至上励合组合,戴景耀、刘也来自SWIN男团,彭楚粤、夏之光、赵磊、焉栩嘉来自“X玖少年团”,《创造营2019》也很接地气地借学员的嘴自我“解嘲”了一把,这是“再就业”啊。

  但在爱豆产业转向常态输出,偶像遍地走的年代,看来很难再出蔡徐坤了。在学员热度不足的情况下,如何将其更好地推向市场,也给输出方出了难题。据悉,接下来《以团之名》推出新风暴和Black ACE将会投入到亚洲巡演及音乐专辑的筹备中,并展开巡演。此外,影视剧和热门综艺资源也在筹备中。而《创造营2019》延续了去年《创造101》的模式,首期就出现了让练习生推广品牌的广告,令练习生增加曝光机会,也帮助品牌主挑选未来的代言人。但今年你会发现《创造营2019》推出的实力派导师郭富城、苏有朋、黄立行、胡彦斌颇受网友认可,虽然这些平均年龄45岁的导师不是当下流量大户,但从偶像派到实力派的他们,代表了一种市场认可的方向:星光不问赶路人,时光不负有心人,偶像与实力的悖论永远在挣扎。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